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红人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红人

财政政策应建立基于风险决策视角的新思维

时间:2019/7/31 18:38:49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发布会暨“上半年宏观形势与财政政策”研讨会上表示,财政政策选择取决于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判断,分析经济形势传统的方法是看投资、消费与出口这“三驾马车”的表现,这种基于确定性思维的分析框架已经无法满足现实宏观政策需要。  “现代社会中有太多不确定性,风险无处不在,无时不有导致难以稳定...
    发布会暨“上半年宏观形势与财政政策”研讨会上表示,财政政策选择取决于对当前经济形势的判断,分析经济形势传统的方法是看投资、消费与出口这“三驾马车”的表现,这种基于确定性思维的分析框架已经无法满足现实宏观政策需要。


  “现代社会中有太多不确定性,风险无处不在,无时不有导致难以稳定预期。‘六稳’的关键是稳预期,就是要减少不确定性。”刘尚希提出基于风险决策视角的财政政策新思维,具体体现在三方面:一是树立不确定性思维的财政政策理念。要从传统的确定性政策分析框架中跳出来,在公共风险与财政风险的权衡之中制定、调整和完善财政政策,把不确定性纳入政策分析框架之中。二是财政政策要注入宏观确定性来稳定市场预期,稳定预期就能稳住大局,进而使我们面临的公共风险最小化,让不确定性收敛到市场之内。三是基于公共风险管理来创新财政政策。公共风险管理视角下的财政政策不仅包括经济政策,还有社会政策,财政政策目标是应对经济社会领域的公共风险。

  刘尚希认为,对财政政策效果的衡量标准是帮助微观主体实现市场风险出清,公共风险实现收敛,具体体现为能否实现三个目标:一是通过稳定微观主体预期实现社会总供需的良性循环。二是通过促进就业和人力资本积累实现公共服务供需良性循环。三是通过维持流动性和长期融资实现金融供需良性循环。此外,他提出了基于公共风险的制度变迁观,他认为如果制度变迁滞后,政策不完善,那么,不确定性扩大,市场中风险不能出清,就会转化为公共风险,导致微观主体成本普遍上升。“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就是针对公共风险,我们对风险形态要有穿透性的认识,要以改革来推动制度优化,更好地化解公共风险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美议案要求不允许保护华为专利权
相关评论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pt游戏平台)
苏icp备12048926号-3